大多数观众最熟悉的作家,  对于中国电影的期待我认为《黄金时代》是屹立在娱乐

  对于中国电影的期待我认为《黄金时代》是屹立在娱乐,浮躁以及不知所语的中国电影大局里一面白色却又精致的旗子。对于电影从业者和作为受众的我们,我们都应该思考—-中国电影怎么了,我们又怎么了?
  单单从宣传角度入手,对于不同地区的宣传策略和宣传海报上已经显示出《黄金时代》作为一部文艺片应有的审美标准。如是,制作者的诚心之奉献,却遇到中国观影群体对于“历史”集体性背叛瓶颈期的焦灼难耐。在此,我只是希望,好的电影,使人思考的电影可以得到共鸣和发由本质的掌声。

如若没有设计感很强的前期宣传海报,如若不是女神汤唯的全力出演,如若不是十一黄金周的档期,有多少人会忍得住性子走进电影院看这部三个小时的漫长的文艺传记片。坐在影院中间的我,起先惊讶于周边的满场,随后便是来来回回去卫生间或者离场的人。黄金时代叙述的是萧红的一生,不熟悉她或者未读过她作品的观众会认识了这个传奇的,且沾草带雨的一代作家。熟悉她的或者读过她作品的观众会见识了时代和爱情立体了的一位女性。虽说论文式的旁征博引证明了编剧的努力,破碎化的情节和希望多角度叙述的传记类影片效果让很多人失望,但破碎的人生也只能如此般叙述。许鞍华想做的只是,用她所及尽力展现萧红的一生。
她只是一位女性而已。是那个在呼兰河有着自在童年的少女情怀,在哈尔滨有着放荡自由后甘愿贫困与饥寒的果敢品格,在青岛有着爱情与写作并绪前行,积淀愈丰文艺生活气质,在上海有着在崇拜的鲁迅面前撒娇烂漫备受宠爱的追星情愫,在重庆有着身为人母却亲手了断了婴儿的内心折磨和决绝,在香港有着垂死挣扎奄奄一息中回首过往的无悔留恋。时间流转,城市挪移,饱受世间的痛苦,却未曾失去爱的包围,这是她一直活下去、写下去的动力,也是这世间唯一留下的永不褪色的黄金。
而终究不能抹去的,她只是一位作家而已。大二的时候读《呼兰河传》,本以为只是女性写作中最平常不过的回顾童年故事的恋乡桥段,而今看电影,才知道在1941年纷飞战火、病重缠身的年份,写出这样的作品该是摒除了多少外界干扰,多么坚定的追寻内心才得以落笔为字,顺流而下。萧红与萧军的文风,胡风和聂绀弩说得好。天赋和直觉,刻苦和努力,都是作家该有,只是这些该用到的是为艺术而艺术还是为人生而艺术呢?孰对孰错,并没有结论。萧红与丁玲的文风,
萧红自己说得好,《莎菲女士日记》之后,那个原本和萧红一样的丁玲已经死了,丁玲自己说得好,她要做的是一个充满激情和抗争的斗士!孰对孰错,都只是各自的选择,只是这选择,让萧红永远离开了萧军,文学追求和见解的不同,终成为两条不归路上的人。
所以说,女性也好,作家也罢,双重身份赋予的萧红想要过得丰盛,在三十一岁的年华里有这样也算完满,只是身体受了些折磨,然而与这些感受和体悟相比,发肤之痛、饥寒交迫就算不了什么了。谈到萧红这一代女作家,总脱不了女性主义和女性写作的束缚,保留写作地位不被边缘化是女性作家追寻的,丁玲顺从社会洪流成为革命的战士,在我看来这却是争端女权的初始阶段,她想的是女性要和男性一样拥有政治的话语霸权,才可以平起平坐,因而顺从的外表下是反抗的心,以致后期重受政治的折磨。倒不如像萧红一样,一门心思的走下去,只求一寸安然写作的净土。时代、生计、社会都由那些男人们弄去便是。
说了这么多其实与电影未有关系,作家的一生是立体的,就不免有民国那年的文人圈们的回忆和重塑,这倒是电影可以为我们弥补的。整部电影的几个笑点没想到在鲁迅先生那,因为对他的文字太过熟悉,以至于听他亲口说出,便有几分幽默和酸楚。咖啡馆、内山书店、景云里的三层小楼,还有那棵一直不变的万年青也都伴着厚厚的怀旧的画面展现出来。许广平的形象让我有些跳脱,当年奋进的女学生和鲁迅初遇时也应该有像萧红一样的灵气吧,如今也变成了慈祥厚道能干的主妇。可能是太过日常化了,让鲁迅从神坛上走下,成为一个生活着的有文艺品味的时尚潮人,让整部戏里,大多数观众最熟悉的作家,变得触手可及。那些并不是特别熟悉的作家,如白朗、罗烽、梅志、蒋锡金等等有一个演员的形象代入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就像《建国大业》般的影片,给人物一个形象的塑造,总能让我们找到一些和他们的文字匹配的音容笑貌,情感愁绪。
三个小时,是三十一年时间的交叉叙述,是呼兰河、哈尔滨、青岛、上海、延安、武汉、重庆、香港、呼兰河的空间闭合,走来走去,人还是要在灵魂上落叶归根。城市的特色伴随着时代背景在电影里细细呈现,但光和影的变换终究逃不过一缕缕飘起的烟雾。烟,仿佛是作家的标志,加厚了写作时的意境,萧红在胳膊上烫的那个烟头,是对萧军感情裂变的标志,也是将写作注入骨髓的坚定。烟灰缸里的烟头折断了愁绪,烧尽后的灰并没有太多的悲怆,取而代之的是烧不尽的永传的作品,和,她的一生。
最难忘的是萧红两次坐在鲁迅家的中庭,背影的左边飘出纸烟的雾,像是作家该有的沉稳思考,右手拿着海婴的玩具,像是一个母亲等待着自己的骨肉来把玩。一张小小的板凳,撑起了一个婀娜但并不做作的萧红。回眸和凝视中,流洒出的黄金时代永远定格在1941。

  我对萧红的全部认识起初于小学语文课本里一篇描写祖父后花园的文章。当时的我对于那个时代的文字和文字背后的情感是完全不能理解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着年纪更长一些再去重温鲁迅的文字,民族痛楚时代的文字有着层层供人深思的含义,绝非一句语言生动,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就可以轻松概括。

  电影给了一个更具象的萧红,一个我不认识又情理之中这样的萧红。
  电影的叙事手法和串联方式是由当事人或旁观者的口述,其好处在于简单明确,人物之间的关系清晰却在话语的结尾处留下一丝余味。其遗憾不免有些太过做作,张扬了个性并对背景历史有一种相悖的错位感。
  
不能不说我痴迷于那个时代。
  那个成全理想的大时代。
  
我也是东北人,知道冬季里冷的滋味。阳光透过层层寒冷的雾气被剥削地只剩下惨白的光晕。大地没有生命的感觉,除了白色就是白色的影子在天地之间游荡。
  出生于这里的作家都有战士一般的气质,因为背靠着这样的大山让人总有数不尽的慷慨情怀可以抒发给大自然的臂膀,哪怕他们全部销声匿迹。
  我看着她躺在马车上,口中呼出的白气在寒冷的黎明里凝结。一个时代的开启总是从无畏和疑惑作为破门的石子。有了背叛,有了逆生长才会有力量站在社会之上去观察社会,即便是一个女子。她的文字,她的眼眸里流露的全部是对于自己,更是自己生长空间的思考。
  沉思与专注是可贵的。
当我谈起萧红时,我的女权朋友会说她是矛盾的。
  可能因为她是女性,笔锋越是犀利,情感越是丰富。我作为观者完全不想提及她与萧军或者端木蕻良的故事。她是伟大时代的女性,是有着前所未有的选择和坚持。但是她抛弃了这个社会所赋予传统女性的责任,这使她终究无法融入大的群体,不问世故,如此也好。
渴望母性却专注爱情的平稳。这是电影告诉我的。
情感的结局给萧红留下的是壮烈丰满又哀婉连连,这不疑问,她是作家,她有她的世界。
 
  
  一个时代,给一个人,给一代人的土壤。他们有故事可流传,有信仰可呐喊。
  而我们,恰恰缺少这些。
  时代注定了他们的成长,成长又见证着理想的溃败。
最终,她的死是对她最温柔的安慰。电影结尾,汤唯扮演的萧红凝视着镜头之外的我们,仿佛就是叩问,这个时代,这个时代,和这个时代的你我。
 
  
最后,一曲民谣陪伴了整个夜晚。
我想要更好更远的月亮 想要未知的疯狂 陈粒《奇妙能力歌》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