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电影中的书信和诗句引用以及老爷爷的苍劲的字都没有问题,都在故事中找到了其背后的象征意义

双线的故事由书信牵起来,书信的内容里的支线,有人生哲学,有爱情感触,有为爱失落,有向死而生,有反省,有改变。完满的结尾是为了票房,略不足,故事的主线清楚,支线温情,如果觉得杂乱的同学,可以再看一遍。虽然也有槽点,比如波叔的英语真的捉急,但故事剧本很用心,近两个小时的电影说了很多,不像美人鱼那么简单。形式也别具一格,是大家眼中文青的类型,其中大家吐槽的书信说是假文艺,那如果我们真的想写一封书信,你一定有想寄给的人,戏剧摘取生活中的零星,不能算假文艺,文艺青年变成了骂人的话,但一概而论就显得我们是否太偏激。总觉得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对某一种现象的看法永远随着年纪在改变,甚至很多时候是完全相反,曾经为隔壁班夜夜思念的女孩,现在早已不在意,曾经喜欢的鞋子,慢慢觉得丑,曾经因为文艺柔软的心,也慢慢开始排斥文艺,量多而斥。是否真的一无是处?你曾经喜欢的姑娘,会有别的人来爱,穿旧的红色球鞋,也仍然有它的落脚之地,那颗因文艺而柔软的心,虽然不会再上文艺的当,但看到老夫妻的那句谢谢你,还不是热泪盈眶,又何曾坚硬过,文艺从G点变成槽点,我们的大多数都做过贡献。
不论假文艺的内涵是什么,单说书信的往来是否真的是牵强,我想不是,电影作为戏剧,难道一定要来源于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早已不写书信,我们很多人的字丑的自己不认识,我们走进时保联的时代,难道,你没有想过,在书灯下,认真用自己的字写一封书信给想给的人,算作纪念,算作爱情,算作一颗认真炽烈的心。我觉得电影中的书信和诗句引用以及老爷爷的苍劲的字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难道不是我们对古典文化的渐渐离去,丧失对诗句的品味。这个电影中的爷爷给自己孙子的一封家书,不管从字句,语气,还是整个结构,都像极了中国至孔子2000年来的家书。去国怀乡,这四个字中的味道,被爷爷演绎的很好,而我们对去的解释都五花八门。
我想为文艺正名,它被人骂了很久,我想恰恰是因为它无缘无故被潮流推出来,之后又被低层次的人滥用而被骂。它很广,爷爷和奶奶的对话不是文艺吗?书信来往怎么就牵强文艺了呢?我对我爱的人说一句我爱你,是真情实感,就应该值得感动。你认真考虑,不被潮流牵引,你会觉得自己是怎样,文艺是怎样。

       一直觉得在故事层面,相较而言,年代戏好讲,玄幻戏好讲,动画片好讲,演绎当下的都市爱情电影最容易扑街。至少在力所能及看过的这些现代都市题材,且较为商业化的国产爱情电影中,几乎没有找到过代入感,对于一个没有“精彩”故事的普通人来说,只能在内心疯狂OS——你们讲的都是谁的故事???
      《不二情书》,商业与文艺的一场纠葛。很多很多评论中都用到了一个词——矫情。
        纸质书信、《查令十字街八十四号》、教授、学生、古诗词、书面语气质的情话和爱情感言……捋出这些关键词,文艺气息扑面而来。然而这样的故事发生在一个美国卖房产的经纪人大牛和一个澳门赌场公关姣爷的身上,前者是骨子里种着好男人的苗子但爱钱不露真情的“伪渣男”,后者是赌场失控、境况凄凉、阅渣男无数却不能停止外放真情的“伪渣女”。我能想到的第一个词,也是矫情。
但是在观影的过程中,这种看上去应该会“头皮发麻”的感受并没有发生。每一个看似文艺的字眼,都在故事中找到了其背后的象征意义。而那层象征意义,于我而言,竟是写实的。

       写信,是为了“谈”恋爱。剧中大牛有一句台词,大致是说现代人谈恋爱从牵手到上床一蹴而就,爱情既然都可以做了,谁还愿意谈呢?
      《查令十字街八十四号》也好,《电子情书》也罢,书信,其实是“谈”的一种直观表现。剧中的男女主人公把写的内容说出来,的确是别扭的;然而写的时候并不觉得矫情啊,不过念出来说不定就“羞耻”了呢。
       关于跨国的书信快递,看的时候也在想,这来来回回得多少钱啊?这么短的时间能收到几封啊?然而想着想着就乐了,这样的“BUG”绝对没有初恋50次中的“50”来得巧妙和美好。SO?难道影片真的要打上字幕,在第二封来信收到前说15天之后么?拜托诶,这是电影。
古诗词,从范仲淹到苏轼,没什么曲高和寡的显摆,就是86岁的倔老头和14岁赴美的高龄“小伙子”之间的某种认同,是老人口中的那些“理儿”,而绝不是绉文词的所谓“文艺”,但凡背过几篇的都应该知道,那些诗词真的一丁点儿都不文艺,满满的都是过来人的智慧,而不是抑扬顿挫的腔调。

       真心觉得,这场所谓“罗曼蒂克”的恋爱,谈得并不矫情。为什么商业和文艺只能二选一?文艺片商业了被骂,商业片文艺点也不讨好。属性这种简单粗暴的分类方式,不一定要用在所有地方。
套路归套路(拜托一定要绑着“北京遇见西雅图”这个小小的IP么?可以直接叫不二情书呀,跟北京西雅图有半毛钱关系……),诚意份量也够足。

       扣着小帽,看上去有那么一丝丝猥琐的教授;梳着短发,古灵精怪的女学生,姣爷和大牛用书信的方式同想象中的那个人谈恋爱,一把年纪了还一副很傻很天真的模样,莫名的有一些感触,虚幻的影像中散发着的都是真真切切的,孤独的味道。它回答了一个挺无聊的问题——为什么要谈恋爱?
对于一个无力再回看打胎撕逼青春片的成年人来说,在这部爱情电影中,终于看到了接地气但不low的、真正关乎爱情的现实映射和细致思考。很想感慨,终于有了一部竖起了三观的爱情电影,能正儿八经地聊一聊爱情。

       时时刻刻有人在感叹,怎么还没有男(女)朋友?!因为在一切开始之前,最困难的是遇见。
邓先生、郑义、诗人,这样的人好遇,也好聚,更好散,因为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渣男本来占比就高,姣爷动机不纯,相遇相识过程短平快,滚个钉板也在所难免。大牛则不然,两个人都得经历些什么,走到差不多的境况中,才会有那种无需“再教育”的感同身受。遇见这样的人,单是电影里就用了90分钟。
       美好的罗曼蒂克结局戳中了一些“文青式”的疑虑和清醒——别逗了好么?丘比特会给你派来个丑挫穷而不是高富帅好么?新闻中的网友见面都是见光死的好么?
不好。
       首先,这是电影。
       其次,脸,还不足以撑起整个影像世界,遑论现实世界。
       再次,大牛就一定是那个对的人么?

       总会有人在问,喜欢什么样的男(女)生?所有人都会吐露出相仿的褒义词,堆积出几种相似的美好的类型。
       而当终有一天,那个可能对的人站在面前,佩带着那些褒义词所赋予的品质时,下一个问题便来了——ta真的是那个对的人吗?
       不久之后或很久之后,答案甚至是斩钉截铁的——ta不是。一切美好的品质都拖着一条长长的、沉重的、壁虎式的尾巴,砍断还会再生。
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到底哪一个才是对的?邓先生不是,郑义不是,曾经写诗的那位更不是。大牛呢?他就是对的那个人吗?
       想说是,因为至少在他们狼狈而勇敢地找到彼此的那一刻,似乎是有了“对”的模样。如同每一份真挚感情开始时的憧憬,多是清澈见底的,即便带着质疑,即便怀有恐惧。
       想说不是,因为有太多曾深信不疑的旁人最终都历经风雨一般看透了所谓“爱情”。
       然而又如何呢?这会阻止人们追寻如倔强的爷爷和可爱的奶奶那般羡煞旁人的爱情吗?
       不会。即便多年之后有人会成为凌姐,有人会成为望子成龙的单身母亲,有人会成为感情游戏的高手邓先生,有人会成为在家庭生活之外靠欺骗获得旁人慰藉的诗人。但也一定会有人成为倔强的爷爷,也一定有人会遇见可爱的奶奶。

       那些仙人掌和小虾的故事,说出来的时候是矫情的,可笑也可悲,其实对与不对,爱与不爱,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停留或是离开,都是有目的的选择。
       即便无法遇见,但对的那个人一定存在。在ta出现之前,爱情可能真的就是一场自欺欺人的游戏,没有谁能成为真正的赢家。而ta的出现,并不是从天而降的。也许一个人的路途,也是寻找的一部分,等待从不是守株待兔,只是缘分还没能为那一封封信附上一个地址。

       文艺、商业;浪漫、写实;幽默、沉重;肤浅、深刻;简单、复杂……这些看似对立,实则牵绊的爱情元素,掌控起来定是要费一番周折。已被薛导圈粉,期待真正的续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REAM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