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千年古墓,他不会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去爱上一个裹满

     
 如果人生能够翻转到十年前,我多磨希望那个曾经的自己没有做出那么荒唐的决定啊!现在想来,虽然我极力压抑内心中的种种感受,但随着时间的吞噬,这一切没有消失,反而在我的内心中更加清晰和笃定,当时拼尽全力让自己容忍和接受的,其实,自己永远也无法接受和释怀!那离开的念头虽然一次又一次被自己的理智挽回,但终究自己的心已越走越远……

        不能够否认这个世界上的规律,爱和卷的,恨和直的,终究不会下雪的地方,突然一场大雪却只是在歌颂彻底消末前最后的执著。执著于欺骗自己,执著于把自己幻灭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孤立于所有人性所至的单薄,清醒而充满慰藉地一遍遍假装自己,装扮自己的丑陋,我们不胜空虚地将世界上所有简朴的爱和友谊看作一场场自己主演的大戏。不是怕了被遗忘,不是怕了最初的自己,当我们回到母体,去感受新生时,却又开始爱上此时不经雕琢的本性。
        阿宽,拥抱着母亲,体会彻夜难眠,还是至今最长的一觉?去除了表面的标识,却不能与内心的自己割裂。我们尝试人格分裂般地解析自己的懦弱和反复,我们尝试人格分裂般地一再蚕食所谓真理和个性——而直至最终发落,还有多少是我们可以掌握和改变的?阿宽不爱陈诚,他会恨他吧?陈诚只是一个早晚要出现的角色,带领他去探望所有内心憎恶而被人称为美好的东西。或许阿宽会依恋于陈诚的不羁和“大男人”气,但仅此而已,他不会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去爱上一个裹满“世俗”的男子,即便那是一个表面上足以给他安全感的躯体。
        当他举起拉直棒时,却像一个快意的侩子手,消灭了那些烦人的卷发同时证明自己的正直。无法企盼一场大雪的台北,即便是再富于想象和期盼的心灵都在这场湿冷的冬季戏码中变得没落和干涸。
——唯有他用极端的方式阐释了自己的失败和新生。
大雨将至前压抑的天气,闷,而唯独期盼一场倾泄肆意的雨可以赶走这一切。但往往只是一次弱势的降水,让人失望和悔恨,似乎付出了很多很多只为一场夏日的凉爽,而得来却全无法弥补所透支的期望。他暗恋了吧?因为不能开口,因为“有些话说了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他选择忍受,选择在如此压抑的场中去甄别真正的自我。
或许这是多少有些刻意的意象——兔子,直发,卷发。阿宽内心世界巨大的冲击力在梦境中提醒他所谓人生的真相,而他如同复述噩梦般厌恶这一出明媚异常的暗喻。他惊醒,因为他不想承认,即便那个住在心中的魔鬼已经被最亲密的闺密窥见了一切。他刻意容忍吧?容忍到死,一再倒数自己能够溺水憋气多久,他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极限,自己的爱而不语,空虚和倾向于泯灭自身的强烈孤独感,是否可以被一种所谓的“坚毅”战胜。
这场戏,包括所有现实中的暗恋,都不会有结果吧?陈诚是下雨前一阵阵压抑的乌云,他是最真实的世俗一面,是“普通人”,是阿宽争做的那个单纯的人。有谁具有勇气去探访“无限”?有谁敢于去进行一场无果的周游?认识自己说得简单,却充满了青春的痛楚。当否认成为一种惯性时,没有人敢于明目张胆地背道而驰,去追索一个终究更加彷徨和无助的灵魂归所。终究会有人抱憾于自己生得不“正确”吧?企图回到母体重新塑造一个“健康”的灵骸吧?
太多假设充斥世间,假设有让卷发变直的办法,假设有让自己喜欢上异性的办法,假设这个热带的岛屿会降下大片雪花。于是,我们为了这些假设而坚持活着。
《少年不戴花》,他很乖,他也不看A片,他并非嗜烟,他不常翘课,他或许只喜欢迷茫的水箱和草原。
少年不一定要学会舞剑。但柔道时被对手摔倒时伏在地上的他会是幸福的吧,只是他此时只能任性地甩头离去,挣扎着遗忘自己这鄙劣的快感。

图片 1

     
 出于讨生活吗?也许我能选择更优渥的;出于爱情吗?也许那个爱你的人始终在角落里静静地等候你;当眼前这一切已经让我没有了再容忍下的一丝半点的留恋时,是不是就到了该洒脱的时候了呢?这种生理上的爱,让我越来越觉得恶心,甚至厌恶。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的兴趣,甚至连最基本的待人处事都不在一个频道上,所谓的浪漫温馨更是绝无仅有。如果你问我,当时为什么做了选择,我只能告诉你,世俗的压力,长辈们总是敦敦教导我们说,人总不能单着一辈子,在恰当的年纪找个可以踏实过日子的就好,生活嘛?于是乎,我就选择了那个看起来最踏实也最木讷的,尽管我千百次地问过自己的内心,那都不是我最理想和最钟爱的,但还是违心地接纳了一切。生活嘛?可这生活竟如梦魇般让我在其中撕扯、挣扎着自己……让我痛不欲生!从八年前到现在,我没有一天听到过自己那曾经爽朗的笑声,你能想到过那久违的笑声曾感染过身边很多很多的人嘛!

     
 我曾幼稚地以为,时间能打磨一切,改变一切,可我真的错了,根深蒂固的家庭自卑感和那几乎没有人情世故的傻蛋状,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崩溃和歇斯底里!三观不合,除了简单的生理需要,没有沟通,交流,看见他那种“窝囊”样,我甚至有些作呕!可眼下,看着年幼的孩子,我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理性点,为了孩子健康地成年!可当那擀面杖打向我的时候,一切都飞灰湮灭了!继续容忍这种痛苦不堪的生活,还是淡然离开,找寻内心中那个“理想”!每每纠结时,我都会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违心的凑合,不开心的现实,人生就这样在压抑和苦闷中一天一天地熬过!盼着日出,又盼着日落,如果说婚姻是坟墓,那么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千年古墓!我仿佛就在这千年古墓中等待最终的被掩埋!

图片 2

         与爱的人,再平常的一天也是崭新的一天!与不爱的呢?度日如年!

       
 此刻,我有点期盼60岁快点到来,期盼那个美好的校园!你会如约而至吗?!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