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的人对于战争里的战士有两大错误的认识,纳粹军官骑着白马以胜利者姿态穿过战场

文/黄鑫亮

  老夫很久没有写影评的欲望了,看过两遍《狂怒》,受了些许震撼(小插曲:家父是铁杆二战片粉,观影中一度被感动至哽咽),脑洞大开决定写上一篇影评对片中细节做做分析。

 

  先说比较震撼的几个场景
   1. 骑着白马的纳粹军官穿过燃烧的坦克残骸。
     从当时战场的情况来看,显然在不久前进行了一次坦克遭遇战,皮特大爷所在坦克排与德国坦克进行了一次实力相当的较量,战场留下燃烧的德国黑豹、四号(长身管)坦克和美军谢尔曼坦克残骸若干,纳粹军官骑着白马以胜利者姿态穿过战场,然后被埋伏的皮特老爷一个突进技能打下坐骑,直接干翻(装了逼还想走?)
   显然和平只是表象,战争还没结束。

身处和平时代和国度里的人们如何正确的认知战争,这无疑已经成为了一项不止是教科书上的系统工程。相比于《狂怒》将五辆美军的谢尔曼坦克和一辆德军的虎式坦克重现到镜头之前,德国冬天的凄风冷雨的泥泞的地上坦克的碾压,让不是军事迷的观众都有一种即视感,可我们需要还原的不仅是武器和战车,而是战争的真实面目。这才是《狂怒》细腻勾勒的战争中的人性,人到危险来临之际会将恶扩张,也会将善放大,这是之前的太多的战争片力所不逮的。

   2.手持“铁拳“反坦克火箭的少年兵将一排的长车直接轰杀,车长浑身着火跳车拔枪自戕。
   一排的青年排长在营地里面的刻板口号手势和把打字员强行塞给皮特车组的无厘头作风(美军在西线战场的坦克兵损失很大,一度陷入5人坦克3人开的尴尬境地),大概是为了暗示作为排长才从军事学院毕业没有多少战斗经验而又极其较真的年轻,和德国少年兵同属一类人。
   战争到了末尾,交战的双方都把自己的年轻人送上了大战的绞肉机,本来在和平年代的可以互为朋友的年轻人,在战场上,一方却将另一方送入了燃烧的地狱。

 

   3.皮特老爷的新兵枪杀战俘试胆投名状。
  对于为啥枪杀战俘这一点,从之后点杀党卫军军官可以看出,皮特老爷有一套自己的”罪者皆诛“哲学,党卫军军官是吊死了不愿意配合”抗战“的德国少年和妇女,而德国老兵显然是因为自己扒了一件不知道哪里战死美军士兵的大衣而倒的霉,这种赤果果炫耀自己战功的行径(可能真的是因为么衣服穿了好么)如同LOL20层的杀人书/刀一样深深的伤害了皮特老爹的心,索性强行拉着诺曼开开杀戒,让小伙的纯洁心灵早早染上血色,免得以后坑死队友——战争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没有所谓的对错可言。

太多的人对于战争里的战士有两大错误的认识,第一将一身腱子肉的战士停留于义和团的成员,练得一身好筋骨,刀枪不入;第二战士都是大无畏的,每一个人都是不怕死的敢死队的成员,他们能送出的最有威慑力的炮弹就是他们的人肉炮弹,他们上了战场就像是上了膛的炮弹。《狂怒》里的坦克五人组关于守不守十字路口的生死辩论,让我们看到了战士们的害怕,当一个男人敢于将自己的胆怯完整的展示出来丝毫无损于他的伟岸。其他四人都主张拿枪躲进附近森林,而只有车长说要固守此关隘。将双方的实力摆出来,盟军只有一辆被地雷炸断履带的坦克,一定量的炮弹,纳粹的党卫军有几百人,诺曼山上瞭望到的党卫军的行军是可怖的,一群黑压压的唱着军歌没有表情的战争狂魔,群魔整齐的舞蹈着硝烟,阻挡他们的局势只会是九死一生。

    4.为美军指路惨遭爆头的德国老大爷和临时卖队友的汉堡(此处应为姓名)市长。
    雾气中巍巍颤颤的德国老大爷面对领着一帮杀气腾腾米国鬼子又和颜悦色用德语问路的皮特老爷,用拐杖的指了下德军藏身的屋子,惨遭德国狙击手的”铲奸一击“爆头。
   汉堡市长面对皮特询问非常爽快的供出了党卫军头子导致后者被乱枪打死。
   无情的嘲讽了元首”全民抗战“政策的愚蠢,将本国的人民不分男女老幼的推进战争的漩涡,对不顺从者进行惩罚,将战火强行降临在普通民众头上,让本国民众也颇为不满,并不是每个德国人都是一心愿为纳粹殉葬的狂热者。

 

   5.找姑娘给诺曼开荤自己却只是呵呵去洗澡然后看报纸皮特大爷。
    从南非(私以为是官翻坑爹,北非还差不多)一路打到德国,作为战争老爹的皮特除了偶尔发个抖晕个头之外早就铁石心肠无爱无泪,对于他来说,德国姑娘的魅力远没有洗个舒服澡吃个像样煎蛋大,战争的残酷在他身上可见一斑,变成了情欲全无的战争机器。

盟军的坦克五人组更多的只是上了战场之后一种本能的应激开火,当他们攻陷了一座德国的小城镇之后,他们的恐惧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和嘴巴里溢出。除了诺曼以外,其余经历过非洲战场的四人都是满口的脏话,“shit”和“fuck”从两个人的嘴边进出之间完成言语上的高潮,而身体上的高潮则来自于投降的民众,而设置的没有性经验的诺曼与小镇上的少女则是一见钟情,钢琴的唱和之间他们犹如对上了彼此身体的暗号,作为车长也乐见其成,这里埋下了两个伏笔,其一是为被车长手把手握着手枪都不敢开枪杀战俘的诺曼,迅速的培养成为一个杀人机器,而他之前只是一个打字员;其二为二战之后的西方文化的演变写下一个序言,“做爱不做战”的口号、虚无主义的盛行、凯鲁亚克《在路上》孕育了“垮掉的一代”。诺曼和德国少女通过音乐和做爱这两种没有国界的语言,将战火引到床上激情的燃烧。

   6.党卫军的战场动员。
   ”这是我们的领土“这一句点出了当时大部分德国军人的心声,从当年闪电战的侵略者变成阻挡盟军洪流的守卫者,军人保家卫国的使命感和荣誉感被激发了出来,党卫军的士兵悍不畏死的扑向了主角的坦克,然后在主角光环下化作经验值。
    忽悠调侃,这大概就是战争中双方都坚信自己的正义,都为其而战的最好诠释。

 

    7.放了诺曼一马的少年党卫军。
    这就是最初的诺曼自己,不枪杀战俘,有颗悲天悯人的心。导演大概想由这个场景结合之前对皮特怒吼”那就杀了我“的诺曼,向观众表达战争将人变成鬼,但是依然会有人保持最初人性和善良的中心思想。

小镇里的他们和战场上的他们有多处细节鲜明的对比,车长来到德国姐妹的家里洗头刮胡须、坦克驾驶员拿着礼帽吃饭前彬彬有礼的礼节、装填手看到德国少女猴急的表现,这是他们战争间隙之间人性的闪现。而战争的常态则是一卡车血肉模糊的尸体、全身被火燃烧着掏出手枪自己枪毙自己、死亡临近之时拿出珍藏的好酒做最后的犒劳。《狂怒》的点睛之笔来源于敌人之间,当诺曼躲在坦克底下,一位党卫军弯下腰举着手电筒依稀看到了他的身影,可他却选择了离开。当纳粹杀人机器遇到了一台新铸成的坦克机枪手机器,这不是机器之间的惺惺相惜,而是超越军队和种族的人类怜爱。不久之前被同盟军攻陷的阵地里,同盟军正忙着补枪。

    8.被救起的诺曼面对”你现在是英雄了“称赞的茫然眼神。
    比起最后活下去的诺曼,车组的其他人似乎更英勇。此处诺曼的悲哀,是因为比自己英勇的人都陨落自己苟活却被称为英雄,英雄两字,充满了悲伤和嘲弄。

 

——————————————————————————————
接下来,对于网上很多本篇吐槽的洗地

有一种史观说“战争、饥荒和瘟疫”是大自然保持地球相对固定的人数的一个手段,这也是间接调控了人类的生殖。纵然令人窒息的战争会出现屠城的生灵涂炭、饥荒会出现人吃人的惨况、瘟疫会使人们怕感染而见死不救,但令人窒息的削减人口的调控之下,我们依然能看到喘息的人性,即使是那么微弱,但保留着一丝火星的人性之光是扑不灭的。《狂怒》里二战已经接近尾声,盟军深入到德国的腹地,可坦克里的他们依旧像是一只失去了航向飘摇在海上的小船,职业契约只是他们拿在手里的手电筒,家国大义是天际边忽明忽暗的一轮月光,宗教教义是伫立在远方的灯塔,可诺曼们依旧看不到他们的“诺曼底”岸边在哪里,就好像一个掉入海里的人凭借自己的求生能力漂流到岛上被别人救起,他漂流的漫长路线进入了史册,而一个恐惧填满身体的战士因为保存自己没有硬拼也成为了国家英雄,战争就是如此带走我们又带给我们。

1.为什么全片都是稀稀落落的坦克斗殴,而不是N VS N的坦克大战?
   有点军事常识好么…实际上到了1945年,盟军已经基本掌握了德国上空的制空权,面对如同死神镰刀一样的盟军空中优势(片中空中满天尾迹的盟军轰炸机群和稀稀拉拉几条尾迹赶来抵抗的德国空军数量对比很好的说明了这点),德军装甲兵没有胆量也没有数量组织起大规模的装甲集群对盟军发动反扑——这基本等于是自己抱团然后被对面一波A掉的节奏。
   所以当时德国仅存的装甲兵,会采取单车或者数车伏击的战术,凭借车辆的性能优势和伏击战术优势,吃掉小股盟军车队和装甲部队,最大化战斗价值。

2.鸡蛋+钢琴约炮真是超级傻逼,毁三观有木有!!!
   事实上…类似的例子真的超多,人在战争期间的感情都是非常敏感和脆弱的,一寸温柔就可能会让姑娘敞开心扉(这尼玛也是够了)。

3.为啥三台谢尔曼会蠢兮兮的一排直线冲向虎式赴死?
   为了照顾观众…不然你想看着正面谢尔曼打着烟雾弹掩护两辆谢尔曼远远的迂回包抄过去从侧面和背面狠狠的爆掉虎式还是虎式窝在原地凭借精准的炮术和坚固的正面装甲将谢尔曼的炮弹尽数跳弹或者挡下最后愉快的完成三杀?
  不要质疑虎式为什么这么屌,在先失一车仅有两辆M4A2E8和一辆M4A1的主角车队面前,虎式基本就是大魔王的存在,配合片中虎式车长坚硬的德语、虎式棱角分明充满刚性的外观和压抑的背景音乐,完全就是履带上的重骑兵,坦克中的皇帝。
   33吨左右的谢尔曼中型坦克面对56吨的虎式重型坦克这样的对手,盟军的装甲兵的确需要拼上自己的性命,才能死中求活。

4.一辆坦克打300个党卫军还各种开挂杀简直坑爹好么,美国版手撕鬼子有木有??!!
    同样的是为了照顾观众,但是实际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
   
   
    两则现实抗德神绩
    配合当时德国良莠不齐的兵员素质,还是强行有可能的。

5.夭寿啦,德国骚年放跑了美国鬼子,简直坑爹!!
   人文关怀嘛…想想诺曼刚上战场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也未必不会这么做,德国诺曼有木有。

——————————————————————————————
符号和人物场景解析

   1.白马
   私以为白马作为片中一个符号,代表的是短暂的和平,可以扣上皮特大爷本片金句的“idea
is peaceful”。
   当德国军官骑着白马穿过战场时,战斗结束,战场暂时宁静——随后被皮特手刃也说明仅仅是暂时而已。
   侥幸生还的诺曼在一夜惊魂后被马蹄声惊醒,白色马腿闪过,象征着战场又恢复了和平。

   2.艾玛
   德国妹子艾玛其实代表的是诺曼最初的善良与天真,人性中的美好,当艾玛死于炮击之后,诺曼心中的这些部分也随之死去,变成嗜杀的战争机器。

    3.圣经哥
    相比之逗逼墨西哥佬Gordo和粗野的兵痞子Grady,一手圣经给垂死的德国兵做死前告解一手打炮杀人绝不含糊的圣经哥Bible绝对是本片一大亮点。
    当其他人进镇狂欢找女人鬼混的时候他在看圣经。
    当坦克行进其他人在闲聊鬼扯的时候他在看圣经。
    当其他人在搜刮战利品的时候他终于不看圣经了,他在给垂死的德国兵做告解。
    就这样一个堪称模范教徒,见面就神经兮兮问别人是不是得救的准神棍坦克炮手,打起仗来杀人放火毫不留情,一炮就把德军的机枪手炸得支离破碎。
    之前所作所为是宗教的神性,之后杀人打炮是军人的人性,圣经哥就是这么一个矛盾、忧郁的美男纸(和皮特车长的包扎对视略基)。

    4.坦克”狂怒号“
    狂怒这个名字私以为象征着战争的漩涡,吸食着双方士兵的生命,尤其是最后十字路口俯拍的一幕全景,在十字路口中间报废的狂怒号,周围散布着德军的尸体,仿佛周围所有的人命都被坦克吸入——当然也包括主角的车组。

——————————————————————————————
矫(ZHUANG)情(B)的结尾
    当狂怒号车组最后的幸存者二等兵诺曼被赶来友军救起扶下坦克之时,友军众人对着布满弹痕的狂怒号啧啧称奇,感叹一辆谢尔曼勇挫300德军的勇气和幸运。
   战争英雄诺曼坐在开往后方的汽车上,透过脏兮兮的玻璃茫然地回望着自己兄弟们的墓碑——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美军战士们通过狂怒车组用性命守下的十字路口挺进柏林。
   没有人会知道当晚Grady是如何被”铁拳“放射出的金属液体洞穿身体。
   没有人会知道墨西哥人Gordo是如何在投掷手雷时被击中,为保护大家不被掉入坦克中的手雷所伤自己扑向了手雷阵亡。
   没有人会知道相信一切好运气上帝决定自己为上帝所选、平时总是安静读着圣经的Bible是如何在给车长递手雷时被一发子弹打穿头颅。
    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车长唐——这个铁血的军人,如何在最后一刻,让诺曼开打逃生门逃生,独自淡定的迎接德国人投入坦克中的两枚手榴弹,把心爱的坦克当成自己生命最后的归宿。
     但是,这些诺曼都知道。
     战火早已烧干了诺曼的泪水,兄弟们作为人生终点的狂怒号也渐渐远去。
     这里是1945年4月的西线战场,距离德国投降,还有一个月。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